<menuitem id="vl3jb"></menuitem>
<cite id="vl3jb"><video id="vl3jb"><menuitem id="vl3jb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vl3jb"><strike id="vl3jb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vl3jb"><video id="vl3jb"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vl3jb"><video id="vl3jb"><thead id="vl3jb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vl3jb"></var>
<cite id="vl3jb"></cite>
<var id="vl3jb"></var>
<cite id="vl3jb"></cite>
<var id="vl3jb"></var>
<var id="vl3jb"><video id="vl3jb"><thead id="vl3jb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vl3jb"><video id="vl3jb"><menuitem id="vl3jb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vl3jb"></cite><cite id="vl3jb"><video id="vl3jb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vl3jb"></var>
首页 门户 资讯 详情
  • 评论
  • 收藏

嘉祥信息社 2019-12-07 450 10

刘世锦:刺激政策以达到超过潜在增长率的增速是寅吃卯粮

赚钱方法

  近日,经济学界的!6”争议引发关注。在今日举行的第十七届中国改革论坛上,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谈到!6”争议时提出,认识这一问题需要澄清两个基本的事实:第一个问题是,如何看待中国过去近十年经济增速的回落?第二个问题是,货币政策、财政政策等宏观政策能不能改变增长阶段的转换?

  对于第一个经济形势的问题,刘世锦认为,近10年中国经济的回落是增长阶段的转换!2020年到2025年,中国的潜在增长率基本上在6%以下,在5%到6%之间。我们经历的增长阶段的转换是符合规律的,下一步中国经济潜在的增长率是在6%以下!

  对于第二个政策取向的问题,刘世锦提出,当前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总体上还是比较偏松,如果政策放得更松,用一种刺激性政策试图达到超过潜在增长率的增速,实际上是寅吃卯粮!按碳ば哉哂锌赡艹晌院蟪鱿志谜嬲涎率较碌囊桓鲇找,这是目前特别需要警惕的!

  “2020年到2025年中国的潜在增长率基本上都在6%以下”

  刘世锦提出,!6”争议需要认清的第一个事实是,中国经济经过30多年的高速增长后,在过去近10年开始逐渐回落!罢庖唤10年的回落过程很难用一般的周期波动理论来解释,而是一个增长阶段的转换——从过去10%的高速增长转向将来5%左右的中速增长!绷跏澜跛。

  为什么会出现增长阶段的转换?刘世锦给出了四方面的解释:第一,工业化阶段重要历史需求峰值相继出现。在他看来,历史需求峰值指的是整个工业化二三十年甚至上百年历史进程中,需求量最大或者增长速度最高的区间。过去支持高投资的三大需求来源的房地产峰值出现在2003年、基建投资峰值在2006年、出口峰值在2011年左右出现。在历史需求峰值出现以后,经济增长就会进入平台期,开始出现逐步回落。第二,人口和劳动力结构的重要变化。从2012年开始,15岁到59岁劳动年龄人口每年至少减少二百万人,最近几年减少的数据是四五百万人,而就业人口总量从2018年开始下降。第三是,可利用的技术减少。中国现在已经形成了全世界最为齐全的工业门类,而且已经在部分领域并跑和领跑,实际上这也反映出我们可以利用的技术已经明显减少。四是资源环境可承受的能力达到了临界点。像资源的消耗、碳排放已经接近了历史峰值,环境容量大幅度收缩,部分地区超过临界值,最为明显的就是雾霾天气的影响。

  刘世锦指出,日本、韩国和中国台湾都经历了二三十年高速增长,当人均GDP达到1.1万美元时都由高速转向中速。其中,日本的经济增速在70年代初期直接降到4%到4.5%,韩国的经济增速在90年代后期直接降到5%左右,中国台湾的经济增速出现在80年代的后期,由10%降到5%-6%。

  “我最近组织了一个团队,一直在研究潜在增长率的问题,他们最后算出来2020年到2025年中国的潜在增长率基本上都在6%以下,在5%到6%之间。我们经历的是增长阶段的转换是符合规律的,下一步,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是在6%以下!绷跏澜醣硎。

  “中国现在的宏观政策总体上还是比较偏松”

  刘世锦认为,!6”争议需要厘清的第二问题是:货币政策、财政政策等宏观政策能不能改变增长阶段的转换?

  刘世锦提出的一个判断是,宏观经济政策不可能改变潜在增长率。在他看来,只有当实际增长率低于潜在增长率的时候,放松宏观政策,才可能有效!拔揖僖桓黾虻サ睦,潜在增长率就像游泳池里的水面,平时我们看到这个水面是波动的,宏观政策可以让波动的幅度小一点,甚至把它熨平。但是水面由2米变成1.5米甚至变成1米,这个事情是宏观政策变不了的,是由另外的因素决定的。从经济理论角度来讲,是由要素的供给特别是要素的质量及其组合的结构,或者简单地说,由结构性潜能来决定的!绷跏澜跛。

  近期,随着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大,呼吁货币政策放宽的呼声比较高。在刘世锦看来,近年来中国的货币政策总体上是比较宽松的,前些年为了稳增长、加杠杆,出现了杠杆率过快上升的情况。因此,到目前为止中国并没有出现由于货币政策过紧影响经济增长的情况。此外,脱实向虚、货币政策传导不畅、民营和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属于结构性、体制性问题,作为总量政策的货币政策,很难影响、改变这些问题。

  “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,我们的宏观政策并不紧,总体上还是比较偏松的。如果想继续把货币政策放松,放得更松,用一种刺激性政策,试图达到超过潜在增长率的增速,实际上是寅吃卯粮!绷跏澜跛,透支了未来增长潜力,短期来看能把经济硬撑到比较高的水平,但是以后一定会大起大落,而且某个时候就会出现断崖式下跌,甚至出现;!按碳ば哉哂锌赡艹晌院蟪鱿志谜嬲涎率较碌囊桓鲇找,这是目前特别需要警惕的!

  对于未来中国经济走势,刘世锦认为,从目前的经济形势来讲,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中速增长平台,但还没有稳下来,今后一两年内还有一个百分点左右的回落空间。中速平台增速可能稳定在5%到6%,或者到5%左右!跋衷诳,略低于6%的增速,可以显现两个翻番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。但是根据我们宏观模型分析,明年一季度后,经济有很大可能性再次进入下行通道,所以明年稳增长的压力和挑战将大于今年!

  “5%到6%的经济增速符合中国现在潜在增长率的,而且要保持一个5%以上的增长速度,其实很不容易,难度相当大。一定要提出的是,中国的基数每年都在扩大,每年的新增量仍然是全世界最大的。像2018年中国经济的新增量相当于一个澳大利亚,今后一两年、两三年的经济增量可能会相当于一个俄罗斯,中国的经济增量仍然是全世界最大的,提供了全世界30%的需求量!绷跏澜跛,基建、房地产和出口这三大需求来源的基本动能已经不足了,中国经济的增量也不能再依靠这三大需求来源,必须要激发与中速增长期相匹配的新的结构性潜能,否则5%的增速不一定能保得住。

  “但是我们看到由于存在体制机制上的束缚,不少新的结构性潜能看得见、抓不住!绷跏澜踅ㄒ,下一步,特别是从明年开始,重点要放到挖掘新的结构性潜能的改革和政策调整上,应该做好六件事情:通过城乡要素流动加快大都市圈发展;打破行政性垄断,改进低效率部门;促进产业内优胜劣汰、转型升级;以创新带动高技术含量、高附加价值产业的增长;培育更适应中小微企业成长的制度环境;传统的工业化方式转向绿色发展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分享

邀请

下一篇:暂无上一篇:暂无

最新评论(0)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嘉祥信息社  

© 2015-2020 Powered by 嘉祥信息社 X1.0

微信扫描

赛车